水流众生

要在苦涩的生命长河中偶尔卖个萌

听歌有感:
一直都很喜欢听民族音乐,从听莫西子诗(彝族)到傲日其楞(蒙古族)再到旦增(藏族),听了有4、5年。
时间还不算长,因此会一直听下去。
我从来不觉得厌,从小热爱草原的意境,也曾留恋于江南的黑白砖瓦,草原带给我自由的感觉,江南使我感到静谧;在他们歌曲中又同时有一种张扬、热烈又坚定的感觉。小时候听汽车上播放《天边》着迷,现在爱听莫西子诗唱《南方像莎士比亚一样》,敖日其楞唱长调《牧歌》,以及旦增唱《九月》。评古时王维“诗中有画,画中有诗”,而民族音乐做到了“歌里有诗”。
也更欣喜于见证民族音乐与流行音乐的融合,太抓耳朵,也太迷恋这种最纯净不掺杂一丁点杂质的感觉。当下的社会总是这么浮躁,才凸显它们的价值弥足珍贵。

“这才是真正的好的动人的音乐吧”
——我经常这样想。

我也一直坚持只有最真情实感表达出来的才是音乐最本质的东西。而不是如今音乐排行榜里那些注水的垃圾(前段时间看郑钧访谈有感)。
那些人写的歌词是乱的,心也是躁的。一切只为利益而生,
在这个fast-pace的时代中,随着时代的潮流一起,如同狂风席卷而来,留下奇怪的回声与印记。人们为之疯狂,是它们存在过的证明。

但在我心里始终有个远方和归途,譬如:
望一眼流动不息的海和巍然屹立的山;
仿佛代表了一种岁月静好,时光悠然。

我又始终坚信,民族音乐一直都会在华语乐坛中占据一块儿独特的位置,以一种不怎么显眼而又绝对不容许其他种类的音乐侵犯的姿态活下去。
它并不适合大众,却有时又能与大众所喜爱的流行唱法相融合,这是极为伟大之处。故才能像一阵微风,温柔而安静地吹进一部分人的心底,净化一点是一点,可也注定不适合吹开也吹不开城市里的雾霾。

在几年前听流行音乐之余偶然因为一档音乐选秀节目接触到了民族音乐,听到了莫西子诗的歌,也许也是从那个时候,心里开始有了对远方的定义。
在这个塞满垃圾的当今华语乐坛,居然很难找到几首有价值、值得为人铭记的作品。尽管听国外的各种热歌听了这么长时间,我还是希望能找到一些通过华语能够激起共鸣的东西。
一旦找到,就真要叫我落泪了。

老相册:

开门见海
1982年,Joel Meyerowitz摄

有npy的人这时候应该要么在过圣诞夜要么在过圣诞节
而我就不一样了
我在写论文 发现数据分析的软件还没install 还要统统install一遍
如果老王下周不催我能拖到明年(托腮)

“这双手如果可以永远握紧”

© 水流众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