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甡薇

日照晚

欲望总是他者的欲望。爱是对完整性的寻求,但根本就不存在“一”这样一个东西。

存档灵魂:


【法】雅克·拉康 Jaques Lacan




001、
你有多少个恋人有用吗?如果他们没有谁可以给你一个宇宙。


002、
人是因为欲望而成其为人的,或者说人的存在必须以欲望为前提。


003、
爱不同于欲望。因为爱的目的不是要获得满足而是要爱。


004、
人的欲望不同于动物的欲望,更确切地说,人的欲望虽以动物性的欲望为必要条件,但人的欲望本质上和实际上必须超越它的动物欲望。


005、
焦虑就在于这样一个事实:他可以判定他之所爱的东西和他能够给予的东西之间全部现有的差异。




【 自 我 是 分 裂 的 】


需要得不到满足,或满足被延宕,比如我要求的本来是这个,母亲给的却是那个,我要求的本来是母亲的时刻在场和无条件的给予,可她只知道塞给我乳头,这一切现在都被理解为是爱的要求遭到拒绝,都只会导致挫折感的加深。


自我是分裂的,这不仅是说自我总是在误认的陷阱中失落了自身,也在另一个方向上说明了自我的欲望不可能满足于替代的对象,它总是处在其对象的不断寻求中。更重要的是,主体不可能止步于自我的想象性认同,他必定要进入象征秩序。一旦进入象征秩序,一旦主体开始学习说话,主体的欲望就从对象的依附转移到对言语的依附。这时,欲望开始接受语言的调停。


欲望是一种转喻,是说虽然欲望总是他者的欲望但欲望作为存在之匮乏根本上是无法满足的,欲望的一个特征就是它是欲望对象无限延宕的过程,是欲望本身或欲望满足永远的延搁,由此而形成一个欲望链条,一个意义和真理始终不出场的转喻性场域。


爱只是一个隐喻,象征着两个主体结合为“一”,就像“会饮篇”中爱的神话所显明的,爱是对完整性的寻求,但根本就不存在“一”这样一个东西,在爱的相互性中,我们总是觉得他者享有更多,爱总是要求爱,要求更多的爱,要求“再来一次”,这个“再来一次”正是对他者的裂隙的命名,是对那个“非一”之在的命名……而实际上那个他人不过是支撑我们的欲望的“对象a”,是那被称作身体之实在界的东西,是他者身体上的那些洞孔、裂缝和边缘,是无法被象征化的剩余,在那里显现出来的只是一种身体原乐,一种不同于菲勒斯原乐的他者原乐。


两性性征的形成:男孩因阉割焦虑而放弃对母亲的欲望,转而认同与自己同性的父亲以占有像母亲一样的其他女人,由此而形成男性性征:主体、主动、拥有象征着权力的菲勒斯;女孩却在母亲身上发现遭受阉割是一个必须接纳的既成事实,她只能期待有朝一日可以被赋予一个真正的“阴茎”,由此她先是把她的欲望转向父亲,希望能从父亲身上得到其所欠缺的东西,当发现这一愿望不可能实现的时候,她又把欲望转而投向父亲以外的男人,希望通过和他生育一个孩子来寻得阴茎的替身,这样,女人通过认同“母亲”的功能而最终使自己的俄狄浦斯情结得到了解决。


女人的眼泪是她向自己的欠缺付出的赎价,是她对他者、拥有菲勒斯的他者发出的爱的召唤。但是,女人不能因流泪而嚎啕,那只会毫无遮蔽地暴露她的欠缺和空洞,女人的美只在低头的饮泣中、在粉肩的微微耸动中、在噙着泪花的希冀中,实在忍不住,也只能让泪水顺着面颊默默地流淌,一旦泪雨滂沱、泣不成声,“装扮”的功能就会丧失殆尽。如果上面的一切扮相都不能奏效,女人就会使出最后的杀手锏:歇斯底里。是的,许多时候,女人的歇斯底里也是一种伪装和扮相,但与上面调用表象的遮蔽/暴露功能来完成化装的运作不同,女人的歇斯底里是反击性的,它既是对他者之无能的反击,也是对自己的根本性欠缺的反击,而其实施反击的工具或手段就是根本性的欠缺本身。



评论
热度(5)
  1. CharlesChen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文字
  2. ~~~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文字
  3. 牧甡薇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文字
  4. 色空一念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文字
© 牧甡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