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甡薇

日照晚

不理智总是会导致一次次的患得患失,和一次次的后悔。在错误的时间拥有多余的感情引发多余的失败。

以为自己得到幸福,只不过是掩盖在亢奋短暂情绪下的即时欢愉。以为你找到了思想的源泉,或是同路人,结果发现你原来是彻头彻尾地错。思想的源泉还在久远的尽头变换角度watching you,the young.它告诉你你不适合在这一时期去探究它,它永存而你根本无需着急。

What is eternity?The passion is temporary,as well as the “prosperous” feeling,but thy mistakes have been eternally exsisting.正如你一遍遍地犯错,你一遍遍后悔,一遍遍挽回,一遍遍疲惫。你追寻的真理,无非是包裹在甜蜜糖纸中柔软的心。Whatever you ve been looking for from the truth?Is that you want?

在你仍担当学生记者的时候,你追寻的真理是每一个别人不易洞察到的表象下掩盖的残酷,你期待的是一针见血的痛快淋漓。而如今你为一个个泡沫般的dream抛弃了你曾执著的东西,你把雕刻出来的梦境视若珍宝,你摒弃了你自己。

你究竟想要什么?

等到心绪渐平,或是为一次次的隐忍疲累地买过单后发现自己干的事一直无趣。

虽然我也知道自己是个无趣的人,但一直假装自己随大流的样子,其实都不过是徒劳。

假装我很开心,那样就似乎我会真的很开心。假装我什么都不懂,好像就真的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以为自己清楚地认知掌握事物发展自然规律,到头来反而是自己搞得一团乱麻。
真是够了。

够了。

不遵循万物理论发展貌若特立独行,实为不智中的不智。

在某个特定年纪想要初尝这一梦想我已经完成了,重蹈覆辙实为不智。
——尤其在自己还没有多大作为的时候,迫不及待想要贴近成年人生活,实为大愚。

评论
© 牧甡薇 | Powered by LOFTER